Akazie

我独自行走在寂寥的荒野

七夕节适合告白。

所以,家乡君啊,我要说,我爱你哦。

今天收到了这一年半以来最好的消息。

感谢你在这段我最艰难的日子里给予我力量。

你是引领我前进的航标,照亮我生命的光芒。

从你的故事里,我学到了何谓智慧,何谓坚强,何谓勇敢,何谓希望。

谢谢你

我爱你。

{ 2019-08-07 /2 /15 }
 

感谢所有人,完成了这份献给家乡的七夕告白!

月灰:

高亮🌟山东城市拟人合集
拖了五年的山东城拟本终于!完工辣!!!
抱歉因为我们最终还是能力有限,有部分城市缺少文或图,而且只做出了电子版,不过想自印的朋友可以自印鸭
🌟链接走评论

p1封面by刀刀
p2Staff表

以下艾特部分参组人员,有一些组员因为不清楚lof的id所以抱歉没有艾特到
欢迎大家补充太太们的id

🌟图组
济南 张三 @张三zsss
德州聊城淄博  刀刀 @月灰 
泰安滨州东营 阮清秋 @神 話 崩 壞 
菏泽 角函 @的的喀喀渔夫 
济宁 苏隐 @景祎 
日照青岛 荒...

最近忽然想到,我居然是从一个没有网络,没有手机,也没有电脑和影碟机,买粮要用粮票,联络要靠写信,在被窝里打手电筒看漫画,在报纸上追小说连载的世界走出来的人呵。#感觉好遥远#

{ 2019-08-02 /8 /3 }
 

对我来说,喝酒这件事,胃不知道,脸色不知道,和人聊天的嘴不知道,送人回家的腿不知道,但第二天睡起来的头知道,心脏知道,情绪知道。

{ 2019-07-15 /6 /5 }
 

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听这首歌,都会想到昌潍。


总觉得小潍就是那种——平时让人觉得文文弱弱没啥魄力,但如果真摊上事儿了——小到你被欺负,大到家国大义——就会主动站出来担事的类型,而且会十分低调地把事情办妥。


就像潍坊这个城市本身,知道这个地方的人通常只会想到风筝和萝卜,但谁知道他还是全国第二大机械厂潍柴动力所在地,帝都最大蔬菜供应基地,每年全国各地的现代农业考察团接待到手软呢?简直堪称鲁家闷声发大财的典范。


不是第一眼男神,但处久了就会让人觉得“还是这样的男人靠谱”,这差不多就是我眼中的王昌潍了吧。


等把青青的生贺补完了(都鸽一个月了我的错),想写写小潍呢。

{ 2019-07-03 /3 }

《生于繁华》写完了。


如果说我在生命的前三十年里做过什么有意义事情的话,那就是爱你,我的家乡。


有很多想说的,之后补上。

{ 2019-06-27 /1 /6 }
 

我回来了。


还是青青好【趴】。


今后三天陷入魔鬼赶工模式,生贺稍后补上,感谢青青包涵w

{ 2019-06-16 /3 /2 }
 

写在六月十日边上

过了今天,我就是眉毛日年龄的人啦233~

收到了好多小天使的祝福,真的非常开心。

作为一个好久都没产粮的咕咕,能得到各位太太的垂青,真是又激动又惭愧。

本来是想写点什么的,但明天早上的机票出了点问题,整晚都忙着联系航司,搞定之后发现已经这么晚了,洋洋洒洒是不现实了,千言万语,就汇成一句我最想说的话吧:

感谢所有在我低谷时向我微笑的人,遇见你们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事情。

感谢你们,喜欢我的故事,喜欢青岛。

明天的这个时候,我就在沪少家了哟~时隔六年,上青天组终于要打卡完毕啦哈哈哈~

{ 2019-06-10 /2 /3 }
 

想试着摸一个女版青青的设定,长发还是短发呢w

{ 2019-06-05 /15 /3 }
 

人年龄大了,会体验到很多年轻时想象不到的身体感受。


坐久了脊椎会酸,吃甜食牙龈会疼,手脚反应有时跟不上脑子,熬夜两天都睡不回来。

如果思考复杂的问题,不是注意力涣散,就是脑子打结。


所以,衷心告诫各位年轻的朋友,青春短暂,需要珍惜,多学点有用的东西,多做点自己想做的事。

{ 2019-05-31 /9 /5 }
 

尼伯龙根的指环,是文明的象征,财富的标志,征服者的资格。


从指环被丢入世界开始,就激起了一个弱肉强食的循环,那些杀死他人夺取指环的人,最终也会被更强大的人所杀死。


但基尔伯特任性地在指环上刻下自己弟弟的名字,或许是他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指环曾经属于自己的弟弟,又或许仅仅是为了证明,即使是再完美、坚不可摧的指环,也是可以刻下名字的。


于是王观澜终于明白,或许基尔伯特自己或许都未曾清楚,他所爱的并非指环,而是他的弟弟,他所向往的并非文明与财富,只是希望自己的民族,能在历史的纪念碑上留下独一无二的名字。...


{ 2019-05-30 /10 }
 

人生若只如初见,斯图加特歌剧院。

曾经沧海难为水,我为EC跪断腿。


↑现阶段入的欧美圈两大坑。

{ 2019-05-30 /1 }
 

虽然都很渣,但与写文占用的时间相比,还是撸图更适合我x


——来自一个脑洞打结的人。

{ 2019-05-27 /13 /1 }
 

2019.6 胶州湾大桥

在我没有写完的那个故事里,胶南就是在这座大桥上,向黄岛解释了自己的命运。

这座桥在海西的起点叫红石崖,一切都始于海对面的洋人老爷们在这里扔下的几座砖厂。在窑工拥挤而阴暗的工棚外面,胶南看到一个正在灶台前努力拉风箱的小姑娘。他和黄岛的缘分,从这里开始,也在这里结束。

胶南看到了大桥正式通车,这是他所见到的最后的奇迹,也是属于黄岛的最初的奇迹。从此之后没有了胶南,也没有了黄岛,现在这片土地叫西海岸,是经济总量超越五个地级市的山东第一区,是全球最大的影视工业园区所在地,数以亿计的财富正在潮水一般涌向这片希望之地,一如当年的青岛——她那年轻而沧桑的兄长那样。

一个似曾...

{ 2019-05-25 /11 /13 }

这个通知的开头看得我心一疼……

{ 2019-05-24 /1 }

518博物馆日,在青岛一战遗址博物馆发现的有趣东西:

①德占胶州湾殖民地(也就是青岛)区旗。
理论上讲,殖民地都应该有自己的旗帜,早先看过英属威海卫的区旗,但德属青岛的区旗是第一次见到,颇具中世纪风格的王冠图案悬置于代表港口的船锚上方,直观地阐释了德意志帝国语境中“保护领”一词的意涵。

②清初(1726年)莱州府辖胶州湾及周边地图
通常认为,“青岛”一词最早见于明末,指即墨县海中的一个小岛,后世的青岛村与青岛口皆因此得名。但若按此图记载,此“青岛”位于鳌山卫以东,与后世“青岛口”的位置(今青岛天后宫周边)距离很远,可见二者之间的关联存疑,明末的“青岛”与清末的“青岛口”,或许并非同一地点。...

{ 2019-05-19 /2 /11 }

今天听说贴吧2017年之前的帖子都被隐藏了。

某种意义上,这等于说,我发鲁家城拟设定的那个帖子没了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已经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城拟人设是否被盗版or借鉴的问题了。尽管某女校那个烟妹子的发型怎么看怎么眼熟,但在连女校都已经成过气网红的今天,再纠结这个显然有种葛朗台的既视感。

但从感情的角度,我还是挺怀念自己写过的这些设定的。当一个人活到一定岁数,他/她都不可避免地会变成恋旧的人。有人会觉得自己年轻时写的东西充满了黑历史,这只能说明他活得还不够久。对于一个垂暮老人而言,幼年时做的每一件傻事,少年时迷恋的每一个幻想,青年时走过的每一条弯路,都像熠熠闪光的钻石一样值得珍惜,这些事件...

{ 2019-05-14 /10 }
 

一位同事去世了。

不到四十岁的年纪,家中独子。

因为工作原因经常打交道,人很好,工作努力,刚贷款买了房和车。

前一天下午还见面打招呼,第二天早上就听说人没了。

所谓死亡,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突然从你眼前消失了。

这个世界上,每时每刻都会消失许多人。对于他们的消失,我们或怜悯,或遗憾,或悲伤,或议论纷纷,或一无所知。

但当这种事情发生在比较熟悉的人身上时,只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。

{ 2019-05-08 /8 /6 }
 

三个小时好长,也好短,就像过了一生。

事实上,我们确实在这三个小时里看到了好多人的一生。

好久没看到这样的电影了,看完之后,什么都不想说,因为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故事结束,曲终人散。

虽然有槽点,有OOC,有套路,有遗憾。

但好在,对于队长而言,无疑这是他最好的结局。

{ 2019-04-26 /2 /5 }
 

我要从所有的时代,从所有的黑夜那里,

从所有金色的旗帜下,从所有的宝剑下夺回你。


——茨维塔耶娃,1916


简单了解了一下茨维塔耶娃,哦这真是个帅气的女人。

{ 2019-04-20 /5 /7 }
 
1 2 3 4 5 6

© Akazi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