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kazie

我独自行走在寂寥的荒野

闪亮的日子

{ 2017-10-04 /4 }

春秋爱情故事


【起】

《蒹葭》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
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
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
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。
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。
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。

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。
所谓伊人,在水之涘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。
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沚。

.
.
.
.
.

【承】

《风雨》

风雨凄凄,鸡鸣喈喈。
既见君子,云胡不夷。

风雨潇潇,鸡鸣胶胶。
既见君子,云胡不瘳。

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
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。

.
.
.
.
.

【转】

《击鼓》

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
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。

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
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。

爰居爰处?爰...

{ 2017-09-21 /8 }
 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

不能自医者,勿妄念医人。

{ 2017-09-21 /1 }
 

真没想到,在家门口就能看到这些东西的实物w


P1:一战德军炮兵头盔,标签是下面柜子的不要在意。可能因为是炮兵,所以尖尖上面顶了个球233~

P2:一战巴伐利亚军官头盔,可以看到徽章不是普鲁士鹰。

P3:十九世纪末期的德语打字机,有种窃听风暴的既视感……

P4:十九世纪的缝纫机,看得出来这玩意儿在当时是上流社会用品。

P5:很有十字军美学风格的战马模型,感觉可以当电脑桌面w

P6:展厅,配色意外很大气,不像个咖啡馆办的临时展览。


拍摄自2017年馆陶路德国商品周。

实物质感超级好,真心。

{ 2017-09-16 /6 /7 }


“没有全无私心的父母。”

“所有人类都是如此,豢养下一代的动机中总会掺杂一些利己的因素,比如希望年龄大了有人赡养,家族财产有人继承,无聊时有人说个话,遇到难处时有人搭把手,又或者是为了满足父母的愿望,拉回另一半的心,甚至仅仅由于看别人家的孩子可爱,自己也想要一个。”

“但是啊,之后的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。”

“他们会开始忘记自己的初衷,忘记刻在自己基因中的自保本能,将生存与繁衍的优先级倒置——不,应该说基因再一次取得了胜利,这个脆弱的狡猾家伙为了能永生,用情感来绑架理性,用宿主个体的牺牲换取自身千秋万代的复制,于是可怜的人类会为了后代奉献自己之前无法想象的东西,一代代地前赴后继,为基因的...

{ 2017-09-15 /2 /14 }
 

【读书】凯文凯利·必然

第一章:形成 Becoming

某种意义上,互联网并非一种科技,而是一种文化体系,如今,互联网多数情况下发挥的正是文化体系最核心的两大作用——人际交流与社会组织。互联网的成功,不仅源于其自身的先进,更是由于契合了人类某些最古老的欲望——交流的欲望、认同的欲望、自我实现的欲望,这些欲望在理性与标准化至上的现代性世界曾一度被压抑着,却借助互联网的崛起,以一种空前廉价且触手可及的方式爆发出来,浩浩汤汤,势不可挡。

我们终将用互联网的砖瓦重建古老的文明,就像所有的水都终将会回到水中那样。


第二章 知化 Cognifying


人工智能的最大意义,不是为我们更好的工作,而是帮助我...

{ 2017-08-03 /4 }
 

3万粉大v抄袭+私货的答案有6k赞,还上了知乎日报。
小透明揭露大v抄袭的答案只有12赞,评论被秒删。

是的,这就是现实。

{ 2017-08-02 /3 }
 

河终于不再流动了。
只剩下沼泽。
没有声响,没有气息。
幸存的水洼变成了镜子,凝滞了天空的颜色。
旁观者将干涸归咎于炎热,却无视了沉默的水坝。

我是往昔的幽灵,在这座城市的角落中逡巡。
人们透过我没有温度的身体,看到剥落的红漆与生锈的窗棂。
我遗忘了所有事情,唯独忘不了你的眼睛。
只想看着,看着你荒废的庭院中开出花朵。
我属于你,而你并不属于我。

我想写诗,写关于诱惑与死亡的诗。
在我遗忘它们之前,直至我被它们吞噬之时。
虽然这很费力,如同我的呼吸。
而我只是想在能头脑能转动的时候多留下几笔。
在灵魂麻木前多回忆一下你。

百年之后,我希望人们记住的
并非我的名字,而是我的话语。
我不敢奢求自己能被人忆起。
但我希望你...

{ 2017-07-31 /3 }
 

最近首页的英喵粮简直满足了我长久以来的各种幻想…感谢各位太太

{ 2017-07-26 /1 }
 

其实,有人愿意听的故事,我还是愿意讲的。

{ 2017-07-14 /3 }
 

夏天还是最适合听这首歌了。


I've seen the world

看过繁华

Done it all, had my cake now

历尽沧桑

Diamonds, brilliant, and Bel-Air now

金钱,成就,如过眼烟云

Hot summer nights mid July

仲夏午夜

When you and I were forever wild

你我疯狂

The crazy days, the city lights

放纵的日子,城市的灯光

The way you'd play with me like a child

我们孩子...

{ 2017-06-28 /1 /1 }

白蛇

“这人间,真是托付不得真心呐。”


西湖畔白蛇的传说有无数个版本:恐怖的、猎奇的、香艳的、诡异的、清纯的,甚至是科幻的或女权主义的,但无论哪个版本,都逃不脱是一个关于背叛的故事,故事中,叫许仙的男人总会背叛深爱自己的女人,而女人则因此被压在雷峰塔下,博得看客几滴同情的眼泪,或怪男人的薄幸,或叹女人的痴情。


但《人间》讲述的却是另一个故事,在这个故事里,白蛇爱着许仙,许仙也深爱白蛇,女人少了异能,男人却多了勇敢,她和他如相濡以沫的鱼,试图在这个日渐险恶的人世间平静生活下去,为此他可以放弃前途与交游,隐居到荒山孤村;而她可以放弃凭千年修为唾手可得的财富,笨拙而辛苦地学着做一个真正的人。...

{ 2017-06-27 /1 /4 }
 

他觉得自己终究成不了刚强的人,他没法在闻到血腥味时不感到恶心,没法看着满街饿死的人不感到害怕,没法直视守城军士们布满血丝的眼睛,也没法回答那天她对自己提出的问题:

“汝所为何,竟至于此?”

他觉得自己仍是不明白的,直到这个时候他仍然不明白,就像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是父亲的儿子那样。很多事情就是这样,没有谁让你去做,也没人期待事情能做成,只是这件事必须有人去做,而你,则是那个唯一能做点什么的人而已。

于是他站在这里,不前进,却也不后退。

 

"我出生的时候,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刚爆炸,切尔诺贝利刚泄露,香港回归还有十一年,柏林墙还没有倒塌,苏联还活着。"

忽然觉得这段很适合当某个第一人称同人小说的开头……

{ 2017-06-19 /4 /8 }
 

链接:https://2048.malash.net/AphUSKgo

字不清楚抱歉,因为总被吞,只能出此下策了……搞不懂lof的点在哪里OTZ

这个系列我应该会继续做下去,初步计划是轴三联五,除了耀哥(耀哥已有朝代版),每个国家的主题都可能不一样,取决于他们各自最重要的事物,比如普爷是“统一”,阿米是“独立”,而眉毛可能是“征服”,等等。

也欢迎各位小伙伴提出建议。

{ 2017-03-15 /6 /65 }

【游戏】APH普爷GO

普祭就不发刀了,来发个小游戏吧。

地址:https://2048.malash.net/AphPrussiaGO

一个2048版本的普爷成长史,动动你的手指,让普爷从骑士团成长为现代德国。

与曾在微博上发布过的旧版相比,主要改进为针对旧版字小看不清的问题,用图片换掉了部分文字。但实测时发现会导致操作不如旧版流畅,所以对流畅度要求比较高的同学可以移步旧版:https://2048.malash.net/5335c31c28bb2627

本想加汉萨同盟的,但后来觉得汉萨终归不是个官方组织,那时普爷的正式代表仍是骑士团国,就放弃了。

做完这个游戏后的最大感想,就是普爷这一路走得真是太艰辛了...

{ 2017-02-25 /8 /93 }
 

2017.2.14


我来告诉你青岛是什么。

青岛是夏天斑驳的树影,是冬天落雪的屋顶,是春天漫山遍野的槐花,是秋天叶落满地的梧桐。是大学路溢出院墙的蔷薇,是塔楼上飘出窗外的琴声,是被磨得铮亮却永远数不清到底有多少级的石阶路,是被爬山虎征服的老房子那锈迹斑斑却华美依旧的窗棂。

青岛是深夜空无一人的中山路,是正午熙熙攘攘的啤酒馆,是清晨泛着烟火和海水味道的空气,是傍晚小巷两旁飘出的煎鱼香。是跑着大辫子电车的狭窄街道,是小卖部门前系着塑料袋的银色酒桶,是基督教堂每日准时敲响的钟声,是雾中“海牛”不知何时会再发出的低鸣。

青岛是橡胶厂被熏黑的屋瓦,是小港码头污水横流的泥泞,是圣弥爱尔教堂后的大排档和农贸市场,是东西快...

{ 2017-02-14 /15 }
 

一个很拉仇恨的问题:上帝如何爱美国?

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25131288

也难怪美国人能气定神闲地说出“昭昭天命”这种狂言,所谓上帝眷顾的土地,就是这样的存在吧。

一个独占一个大陆近1/2面积的国家。
一个3亿人口享受983万平方公里资源的国家。
一个创造了各种文化信仰和谐相处奇迹的国家。
一个本土从没有经历过世界大战的国家。
一个自诞生以来就有世界霸主做领路人、此后每一代列强都会为其添砖加瓦的国家。

对于一个国家来说,拥有上面的任何一项天赋就足以立于世界之林,而美国却同时拥有上述所有。

美国先生,或许最有资格回答“做一个天之骄子是怎样的体验”这类问题...

{ 2017-02-08 /2 /86 }
 

总结一下APH中各位国家的超常能力

本家为准,不包括二三次设定。

阿米:怪力(单手甩北美野牛,三秒制服歹徒,游泳比鲨鱼快,等等等等,总之是体术开挂的存在);无视亚瑟施放的魔法;生化武器死扛免疫力MAX。

亚瑟:看到精灵、独角兽等超自然生物并与之交流,一定条件下可以施放魔法(对阿尔无效);生化武器死扛制造者。

弗朗西斯:不明(裸奔不着凉和玫瑰花不掉不算【喂】)。

伊万:肉体强度?(曾被上司命令用肉身停坦克,怀疑怪力应当也和阿米不相上下)以毒攻毒的诅咒技能(巴斯比之椅梗);心脏可以拿出来(这个真是虐……)。

王耀:高龄+童颜;无坚不摧中华锅;看到龙等超自然生物并与之交流;在任意地点迅速建起中华街。

费里:逃跑速度;白旗生...

{ 2017-01-24 /11 /9 }
 

给最帅气的普鲁士老男孩,基尔伯特生日快乐。

赶在最后一小时完成的贺图,一如既往地不会上色及画手【瘫】。

不过按德国时间貌似应该还有8小时哈?【笑】

其实如果按本家历史本中的最新设定,普爷的生日应该是3月5日,因为设定中普爷是在条顿骑士团正式改组为军事修会时,即1189年3月5日诞生的,1701年1月18日则是普鲁士王国成立的日子,而这时普爷已经作为一个国家存在了很多年。

但1月18日对普爷还有另外一个更为重要的意义,因为这一天也是德意志帝国的成立日。

在1871年的这一天,他将自己的一切交托给了自己最爱的弟弟,一个注定会以自己的生命力为食粮而成长的、崭新的国家意志。

当然,那时他可...

{ 2017-01-18 /2 /62 }
1 2 3 4 5

© Akazie | Powered by LOFTER